阿塔兰忒



“山的那头,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啊!”大人们总是如是说着,深秋的干风拂过黄绿的树,悉悉索索地,似山之歌。

那山并不算出名,也无神仙的传说,村里人不知从何处听来,叫了它“阿塔兰忒”了。

——可我并没有三颗金苹果。


私自上山是被长辈们禁止的,他们说,那山有什么虎蛇之类,曾上去的人无一生还。我盼啊盼,终于有那么一次,得到机会上那山去,探求传言的真伪。一人行动总是不切实际的,我叫上几个朋友,趁着放学后的日光仍在,向山跑去,与“阿塔兰忒”赛跑,我会征服它——或者死去!


同班的阿培拒绝了我的邀请。


“那山上没有大海,大人的鬼话你也信?我们都在这过活十几年了,你可见过那海边的海螺、贝壳或螃蟹?上山,不过白白送死罢了!”


作为全班最固执的体委,不亲眼看见,我向来是不会放弃的。双脚踩在山路的叶子上,咔擦咔擦的声音连续不绝。中学的放学不算早,日光渐渐被溶解在赤黄的云晕中,我和朋友和草和树都被染成了黑色,好像一回头,便会随大人口中的虎蛇去了。回头一看,黝黑的草与黝黑的树似乎都在嘲笑我们的鲁莽——我们就要随那山中虎蛇,永远消失了。


恐惧和害怕笼罩了我的心,想起阿塔兰忒赛跑的传说,我的身体不战栗起来,如果我也能有金苹果——一个也好,便有征服阿塔兰忒的机会了吧,如果我是希波墨涅斯就好啦——虽然我不追求驰骋赛道的公主,只要是女孩,我都喜欢。


“喂!天快黑啰,再不加速跑上去,我们可就得在这山上留一夜了!”

朋友的声音回荡在山头,打断我愈加奇怪的思路。我们加快了脚步。

黑色,赤色,黑色,赤色,就连五指也与其融为一体——就像那山要将我们吞噬。

     

我们终是上了山顶。我征服了“阿塔兰忒”!

但所见不过黄昏下黑色的、无穷的山。     

啊啊——山的那边,没有大海。

山的林间,也没有虎蛇。唯有的,不过野虫与恐惧的人儿的心罢了。

我们于是下山。


我远远地就望见阿培在山脚站着,他见到我,满面春风,嘲笑我的愚蠢,嘲笑我的幼稚。

“都说了登山,是毫无意义的!还好捡回一命,你可要好好珍惜啊!”

阿培的笑声环绕在山间。


我没有回应,只是明白了,止步于山前的人与越过山的人的思想和语言始终是无法交织的——即使我没有三颗金苹果。

生命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东西,我想。


评论
© ゆきだるま|Powered by LOFTER